Terra黑土

林硕,欢迎来交朋友!

英米o屠屏总结8

*英米only屠屏
*梗源配图2P(网易自选生成)
*825
*英米(不喜者避雷)

1950年。

战争结束了很久了。

红色恐怖以及对布尔什维克的针对让我开始逐渐忘却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全身心的投进新的一轮“战争”。

一切都尽在掌控,欧洲全盘依仗美利坚的马歇尔计划,苏联被核武器牵制不敢轻举妄动,英联邦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国家彻彻底底公布了对美利坚的支持,从此代表整个英联邦以及大部分欧洲国家站在了蓝色联盟。

英国…

不由得有些失神,记忆中的那个人似乎还停留在几百年前,自己还没有独立的时候,还年幼的时候。

永远也忘不了吧,那段过去,那个人。

抬手轻抚怀中某天在野外捡到从此便养在白宫的美国短耳猫,顺着柔顺的毛不轻不重的抚弄着低头才猛然发现这小家伙已经开始在自己膝上打呼噜,出身几秒不由得低笑出声。

黑色的披风垂在厚重的地毯上,肩膀处的流穗随着手的动作轻轻晃动。虽然并不反感这一身全黑的装扮,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种天气下的确有些热。

不啊,是很热…

所以那个人,在大海上穿着那一套装饰繁杂的船长服被太阳直射的时候,是否也曾这么觉得呢…?明明是站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偏偏要弄一身漂亮的行头,就不嫌麻烦吗。

疲惫的揉揉眉心,从心底涌起的无力感逐渐淹没全身——为什么,总是想到他,最近。

也曾在梦中醒来时看着天花板回味记忆——温暖到极点的怀抱,高烧意识模糊时落下的吻,每次久别重逢熟悉的安全感,就算带着血腥味,带着亡灵的哭嚎,带着无罪之人的哀诉,依然温暖如厮。

亚蒂…亚蒂……

无意识的轻喃,无数次反复被咀嚼的名字最后化作唇边的叹息,正打算收拾心情继续面对桌面的文件报告,抬头猛的看见挂在墙上的长剑,上面镶着的祖母绿宝石,颇像那人的眼眸,即使如此,也比不上的他的万分之一。

好不容易止下的思念瞬间泛滥成灾,颇有些烦躁的把手中的钢笔往桌面上一丢,拍了拍膝盖上的小家伙让它跑开后站起身就朝外面走去,好在披风并不是很长不会影响行动,否则唯恐自己这性子一上来也把身后这家伙丢进斜后方的垃圾桶内。

“阿尔弗雷德,你没事砸东西干什么…!”

标准的伦敦腔从身后传来,带着不耐烦和莫名其妙,大脑自动分析出是谁的声音后陷入一片空白,步伐不由狠狠一顿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那不是他,他不会这么说的。短暂的惊喜后是深深地失望,就像盼着外出的长辈带回小礼物的孩子一样,兴高采烈的去迎接归来之人却瞧见手中没有自己渴望的东西。

“砸东西?你再砸试试。嗯?”

记忆里的那人只会带着笑容用随便的口气如此道,而自己在僵持几秒后往往以妥协告终,随后一定会被那个人狠狠一揉头顶,对方身在自己面前的另一只手中也多了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是了,那个亚瑟,自己口中的亚蒂,与现在的亚瑟·柯克兰,大概不是同一个人了吧。

他是那个常年航行与海上的船长,那个征战四方无敌手的人,那个自己仰慕依赖的人。

那个…总是不回来看我的人。

外面的风恰时吹了进来,披风随之朝后飘扬。此时的自己,一定很像当初的他吧,在现在的这个他眼里。

因为有着绝对的实力,才能不可一世。

伸出的双手掌心合拢,像是要抓住什么,最后兀自放开。

什么都没有改变,唯有逐渐强大起来的我和没落的你,而很抱歉,留在我心中的人,不是你,是百年前那个海上的霸主。

我爱的人。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