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a黑土

林硕,欢迎来交朋友!

英米屠屏总结6

#圣诞夜
  #英米only屠屏
  #503Alfred
         #图源ID=28 935 927
  今天看到我桌上前放着一只钢笔,忽然想着用它写点什么。
  钢笔的盒子就在它旁边,而我却不曾把钢笔放回去,自从我收到那个戒指开始。
  戒指不大,恰是我无名指的尺寸,上面的钻石也只是普通的大小而已,可这对于我而已却是最为珍贵的。
  或许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把它带手上?嘿,难道要我说出我正在和英国谈恋爱的这个事实,它有点疯狂,因为我们是国家。
  钢笔是亚瑟早就送给我的,大概一八二几年的样子,笔盒中有张纸,纸上仅有“Alf”三个字母,我看了,沉默,紧接着将那钢笔放到抽屉里去。
  我忘记当时那么做的原因了,但这个“Alf”是亚瑟经常唤我的,当他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之后,他一直那么叫我,变着花样的那么叫我,直到那个雨天,依旧是那么叫我“Alf。”
  我面对着他,见到他那么伤心,脆弱,狼狈的模样,心中说不出的感觉不断流淌,当时其实眼泪已经滚落出了眼角,弗朗西斯走过来,将我从亚瑟面前拉走,对我说“别回头。”
  我走出一段路之后,恍惚间听见一声“Alf”,在克制不住自己回头,亚瑟已然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只给我留了一个背影。
  “他很绝情。”时候弗朗西斯对我那么说,他笑着,夹杂着一丝苦恼的笑。
  我之所以将这段情节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那雨夜之后,我常常梦见它,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
  再一次见到亚瑟,已经是二战的时候时候了,我和他协同作战,然后取得了胜利。之前我们或许也有能见面的机会,不过不是被我躲过就是被他闪过,再次见面就是拿着军事地图商讨着怎么样对付敌人,他认真起来特别英俊。
  钢笔,是他托人给我送来的。
  那天是个平安夜,我记忆犹新是因为,那天雪下得很大,洋洋洒洒得,似鹅毛。那个人对我说“平安夜快乐,这是最后一份了,我马上就能回家了!”
  我笑着签收,心中忽地空落落的,这个偌大个宅子,难道是我的家?或许……
  二战之后的某个平安夜,一切都结束之后,亚瑟问我“钢笔怎么样?”
  我呆愣一下,钢笔?好像在我抽屉里。
  后来莫名其妙的,亚瑟就和我去到了我的家中,我取出那只钢笔。
  亚瑟沉默不语地看着我,我拿着钢笔,在椅子上坐下,随手扯过一张白纸,“我想我该用它了。”
  亚瑟依旧缄默不语,我低头,签下自己的名字,“手感不错,我没有想到这么久,它里面居然还有墨。”
  “Alf”亚瑟终于开口了,他进来我家后的第一句话,“你的字可真差劲。”
  我转过头,刚想说什么,亚瑟却夺过我的笔,在空白的地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不甘心,他的字确实漂亮,流畅。
  亚瑟蠕动着嘴唇,“你知道我什么要送笔给你吗?”
  “嘿,不就是让我好好练字吗?”我似笑非笑地说道,“可惜我当初并不知道你这重意思,只顾着让它在笔盒里安眠了。”
  “我是希望。”亚瑟凑近我,“你记得我是怎么喊你的。不是琼斯,而是'Alf' ”
  我有些不明所以“亚瑟,你在说什么?”
  亚瑟抬起头看着我,从他的口袋中摸出一枚钻戒,“戴上它,Alf。”
  我闻言,戴上戒指,大小正合适。
  亚瑟对于此显然满意,他凑近到我耳边,一句肯定的询问句“你喜欢我。”
  我呆了,心脏的跳动一下子加剧,所有热血涌上脑门,我的脸应该红得像苹果,其实本来或许我是不知道这种感情的,但是亚瑟那么一说之后,仿佛一个西瓜从高处砸下,内里,心子全部裸露在外。
  “我也喜欢你。”亚瑟如是说,他伸手摸摸我的脑袋,“所以我唤你'Alf',不是美国,或者琼斯。”
  我的大脑有些处理不及,“你什么时间喜欢我的?”
  “第一次见面。”亚瑟说着舔了舔嘴唇,眸子中透着野心,“那时我就在想着将这样子一个国家占为己有,使他臣服事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
  我有些震惊,我这才发现,以前自己居然没有发现。亚瑟看向我的目光,对我的话语,都是有侵占意义的。我后怕地咽咽口水。
  亚瑟继续说,“可是呀,最后我的心被那个小混蛋给侵占了,我不得不承认,我满脑子都是他,即使他伤害过我,或许是我先伤害的他,但是这都不重要——因为我爱他。”
  我听着亚瑟这一番话,猜想,他铁定来着之前喝过酒了。
  “对,我喝过一点酒壮胆。”亚瑟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笑笑说,“然而最后,令我最庆幸的事是,他也爱我。”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也什么都不用说,亚瑟已经在我说话之前,吻了上来,而我,闭上眼睛配合着他。
  亚瑟在我这儿留宿了一晚,我们亲吻拥抱,带着那枚平安夜到来的戒指,用着那只钢笔,疯狂地在白纸上写上对方的名字,试图以此来确认对彼此的主权。
  第二日天明之前,亚瑟离开了,他临走前,从口袋里摸出另外一枚戒指戴上,与我的款式显然相同,他告诉我说,“戒指别让第三个人看见。”
  之后,每个人来我办公室,总能见着那只不回离它咫尺笔盒的钢笔,有人问我,我的回答则是“它不能义无反顾地回去,笔盒也不能名正言顺的被打开,因为有些东西终究是见不了光的。”
  写完这些,我发现今晚又是一个平安夜,那么今晚钢笔能否回到笔盒,戒指能否再次被戴在我的指头上?
  敲门声响起,我想这一切的答案是肯定的。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