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a黑土

林硕,欢迎来交朋友!

英米o屠屏总结1

#圣诞夜
#英米only屠屏
#6064

今天是聖誕夜,是主耶穌在聖母瑪麗亞懷中被孕育了九月之久後,終於在下著雪的陌生馬廄降生的日子。
    對主耶穌的信仰,使美國人們一到了12月便異常興奮,絲毫不因寒冷而退縮,雪仗、雪堡、冰雕等等,僅限於冬日的這些活動,都在一整個月的長假期間展開,但對於身為國家的我,也只能在辦公室裡看著落地窗外,那些開心地堆著雪人的孩子們。
    「……唉。」

    這實在是太難熬了,要是讓hero來的話,一定可以堆出第一名的雪人!沒想到新的上司非但不讓我放聖誕假,還要我留下來處理他自己搞出來的政治雜事……太煩人了,太煩人了!憑什麼世界的hero要坐在這種地方批閱公文,國民們就能這麼開心地……
    ……不過,一旦想到這份上,就覺得只要能夠看到國民們開心的模樣,就已經十分滿足了。
    將筆夾在鼻緣與上唇之間噘起嘴。一味地抱怨也無法解決任何事,好好工作吧!

=

    「哈……」
    將自己包得緊緊地走在街上,帶著手套的雙手仍感覺到冷而插在口袋裡,顫抖著雙唇吐出一口氣,水氣在低溫下凝結成霧,在自己面前形成一片白色的水霧,隨後散去。對這可愛的狀態笑了笑,臉上因寒冷而泛著微紅,金色的頭髮上掛著一只褐與黑相交的耳罩,緩步走向家中。
    打開了大門並馬上關起,室內相較外頭要溫暖許多,將工作物品堆放在一旁的鞋櫃頂,趴倒在玄關上頭,用臉頰磨蹭著溫暖的木製地板,心滿意足地掛著笑容。
    「英雄回來啦……嘿嘿。」

    『歡迎回來,小英雄。』
    「……欸。」
    從客廳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慌張地抬起了頭,圍著圍裙並舉著平底鍋的人影湊出了上半身,給了自己一個笑容。
    祖母綠的雙瞳,粗得不可理喻的眉毛,像鳥巢一樣亂的頭髮……是他,真的是他!
    「英國!!」
    匆匆忙忙地爬起身,朝人的方向跑去,用手揉捏著他的面頰,想要確認自己看到的是真人,而不是自己因思念及疲累而產生的幻覺。
    『幹、幹嘛啊,笨蛋!會痛啊?!』
    「你真的來了……」

    眼淚一下子湧上眼眸,淚眼注視著他,幾日堆積下來的委屈一下子崩塌,抱緊人對他拚命抱怨著自己上司的作為,自己有多想要和那些國民一起玩,以及對眼前這個人的思念。就像個得不到糖卻裝作不喜歡甜食的小孩子,在終於得到糖了之後開心地哭了出來的樣子。
    『好,好……辛苦了,我的小英雄。』
    那個老紳士輕吻了自己的眼角,將蹭出的眼淚吻走,並用他不算厚實的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背,平底鍋放在了一旁的桌面。希望他有記得關上爐子。
    皺著眉不願讓人把自己當成小孩一般對待,可是礙於自己找上他撒嬌又沒有臉推開人,將口鼻埋在人肩中,雙手環抱著他的腰身,他也不吝嗇自己的愛意和寵溺,愛撫著自己的背。

    稍稍睜開雙眼,還站在門口與愛人擁抱,卻看見在家客廳裡坐著另外兩個不速之客……法國似乎非常感興趣地看向這裡,而加拿大想阻止他做一些什麼事。
    「……。」
    突然地愣了好幾秒,推開人跑向玄關拿起工作帶的包包,立馬衝刺上樓,用力關上房門抱著雙腿靠在門板上坐著,感覺腦子和面頰都有點發燙。太羞恥了,被看見了這種樣子……
    門外傳來了上樓的腳步聲,隨後自己的門被用指關節敲了敲,鄰居輕飄飄的聲音同時傳了進來。
    『美國……怎麼了啊?快出來吧,英國先生正因為你推開了他而感到難過呢……』
    「不出去!我絕對不出去!除非你們把剛才的事都忘了!!!」
    『剛才的……是美國和英國先生的互動嗎?可是平時在開會現場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猛地打開了門湊近人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在開會時也是這樣?不會吧,我明明完全沒有注意到!
    「在開會時也是這樣的嗎?!」
    『是、是的噢……不要靠得這麼近啦,口水噴到我臉上了。』
    「……英雄我的一世英名啊……」
    扶著人的肩膀往下滑,失魂落魄地跪坐在地上,一點也不想抬起頭。同樣失魂落魄的英國倚著法國走了上來,看見了我並急忙湊了上來。

    『喂,美國?怎麼了啊?是不是嚇到了啊……還是我太粗魯了啊?別推開我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擠出時間來看你的啊,太過分了啊……』
    他委屈地看著自己,簡直快要哭了出來,加拿大被逼到了一邊,跟法國一起看著這裡。我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英國,原本不悅的神情被逗得笑出了聲,一笑便停不下來。
    「哈哈哈哈……不要這樣啦,你們……」
    跪坐在地上笑出了眼淚,拿下眼鏡稍加擦拭,他們三個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我重新站起身,並把人拉起來,將他抱緊。
    「我很高興你們來了,謝謝。」
    『……笨蛋……』

=

    壁爐旁掛著四支不同大小的襪子,最大的那個是自己的,理由是認為聖誕襪越大,聖誕老人會給的禮物也會越大。當然,聖誕老人的傳說自己早就知道是假的了,但偶爾相信一些童趣的東西也挺不錯的。
    『甜點是我負責的噢!也、也不是說為了你……反正既然都準備了就吃吧。』
    『主餐和沙拉是哥哥和加拿大準備的,要好好品嚐噢🎵加拿大可是很用心幫忙的呢。』
    『畢竟是聖誕節嘛……這點事我還是能做到的。一起開開心心地吧,大家。』
    「……嗯!」

    客廳中央的聖誕樹很大,上頭掛滿了二極體燈泡和彩帶,和一些人造雪,頂端擺著一顆星星,完美地呈現了聖誕節的氣氛。四個人圍在桌邊,從調侃自己和英國的關係聊到雞腿該怎麼分配,並一起收視了餐具,分工著洗了乾淨,並由自己提出了讓他們留下來過夜的建議。
    『……我就在隔壁而已,沒問題的噢。法國先生的話應該也沒問題吧?可是英國先生……』
    『……。』
    雖然已經事先預料了答案,但還是不免失望。很久沒有和他們這樣一起打鬧、一起笑,上司的關係讓我們彼此越來越疏遠,大多時間都忙於他留下的殘局,根本沒有更多時間能夠打理自己的生活。
    「……啊啊,很忙的吧,沒關係啦!真可憐啊——跟我一樣都不能放聖誕假……」
    『我會留下的。』
    「……欸?」

    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以一個疑惑的單音回應了他。只見他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對電話那頭提出了請假的要求並請求許可,在對方大聲到能夠讓電話外的人聽見的斥罵下不斷道歉,但仍然堅持著請假。
    終於,他微笑了起來並放下手機,我和另外兩個人交換了擔心的眼神,並同時看向他。
    『真是……煩人。好了,請好假啦,美國,可以好好留下來陪你了!』
    「沒事嗎?真的沒事嗎?明明被罵了吧……還是好好回去……」
    『沒事的,相信我。』
    他扶著我的雙肩,用他堅毅的眼神凝視我,給了我他最自信的笑容。他明知道我最受不了他這樣,於是我退讓了。他笑了起來,向我道謝。
    「是我應該道謝。謝謝你,英國。」
    『……沒事,這也是我想要的。』

=

    「接招吧——加拿大!!!」
    『唔啊、不……』
    『真是的,一點也不優雅的行為,哥哥我可是……』
    『廢話少說,法國!你的對手是我!!』

    枕頭的羽毛散落在床上和四處的地板,難得可以脫離國家身分,這麼盡興地玩。啊啊,上次這樣是什麼時候,又是跟誰呢。已經忘記了。
    『美國?怎麼了?』
    「啊、不,沒事的!」
    躺在床上被身旁的英國如是聞道,只能簡單回應,他轉過身來面對我,將我給抱住。
    一旁的法國和加拿大已經睡著了。同我和英國一樣,他們兩個也已經在一起許久,總是那麼甜蜜地在一起,連睡著了也緊緊相擁。一個是自由熱情的國度,一個則是性格內向的國家,如此不同的兩個人那樣相輔相成,造就今天的局面。
    回頭看了看將我抱在懷中的英國,有些害怕熟睡的兩人被這邊的對話吵醒,只好低著頭不發出怨言,任對方抱著。

    『今天開心嗎?』
    「嗯。」
    稍稍勾起了嘴角,他似乎發現了我擔心的事,用喉頭的氣音說起話來,這一點小細心都能做到,我想沒有任何人能夠不喜歡他這點貼心的。但也因為如此,我經常缺乏安全感,縱使我自稱為最厲害的英雄,在愛情上也確實只是個小孩子,尤其是面對這個人。
    『最近兩個人都很忙,可以這樣在一起的時間變得很少了啊。』
    「……嗯。」
    同樣地以單音回應,悶悶地將臉埋在人頸間,他拍了拍我的頭,輕吻我的耳垂,在他溫柔的體溫裡面感受到了心安。
    兩道心跳聲相互交錯,在胸膛之間來回跳動,溫熱的體溫和柔軟的肌膚讓人欲罷不能,只能近似貪婪地嗅著他身上的氣味。

    『……你這樣我可是會忍不住的。』
    「你必須忍,他們都在這裡呢。」
    露出有些惡劣的笑容,抬眼對上他已經開始隱忍而皺起的眉頭,抬起頭去輕吻了吻他,抵著他的額頭。
    「明天我還得上班,抱歉啦。」
    『是是是,小英雄。唉……該死的上司。』
    他一臉不悅地翻回身子,將空著的手墊在他頭下,另一手仍緊摟著我。我笑了笑,往他懷裡湊近了些,環著他的腰身抱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閉上雙眼。
    「我愛你,亞瑟。聖誕快樂。」
    『……你也是,阿爾。』
    四道心跳聲還在跳動,下著雪的夜晚,四個人湊在溫暖的被窩深深入睡。雖然寒冷,但一點也不冷。

    「你是我的太陽。」
    我如是說道。

评论(4)

热度(35)